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

【Daisy】2012遠東新世紀馬拉松 - 跑一場真正的馬拉松

自從開始跑步以後,心中就一直夢想著有一天一定要跑完全程的馬拉松-42.195公里,一場真正的馬拉松,就像古希臘的傳令兵一樣,從馬拉松鎮持續跑了40多公里回到雅典傳達戰爭勝利的消息。42.195,在我心裡彷彿有著某種魔力般,隨著時間和每一次的奔跑緩緩地醞釀著...。

當馬克思高聲呼喊要團報遠東盃馬拉松時,我心中的熱情早已沸騰,馬上就舉手:「我要報全馬!」另一方面也因為遠東馬的路線會經過左左的老家-關西,於是,就這樣決定以這場賽事做為初馬了。




這場賽事分為10公里、半馬以及全馬組,總計參加的人數大概有三千人左右,相較起太馬或是台北富邦馬,可以算是小型的地方賽事。不過,這種地方賽事的特色就是小巧溫馨,又有人情味,加上對我們來說也算得上有一點主場優勢,不但享有左老弟擔任專屬攝影師的特殊待遇,在橋頭為我們拍照,清晨也是左老爸開車帶我們到會場,省去了停車的麻煩。整體而言,比較像是「遠足盃」馬拉松,身邊有這麼多親友團一起參與,感覺上安心不少。

但是,這一場賽事畢竟是初馬,雖然平時有安排過LSD的訓練,賽前的焦慮感仍是無法避免,有好幾天的時間連作夢都在跑步,閒暇時也會在腦中模擬跑步的狀態,緊張的程度幾乎就像要嫁人一樣了呀。




這是左左和吉董,雖然天氣很陰,不過大家看起來很有活力。




出發後不久,還未到第一個補給站的橋頭照。


因為擔心補給的問題,左右手各握了一個羊羹,這還是我第一次自己帶補給品,沒想到我居然會跟羊羹變成好朋友!記得以前騎單車的時候,每次左左都帶很多羊羹,只要補給時間一到就叫我吃羊羹,即使我都累到哭了,他仍是堅持要我先吃個羊羹再說。
噢,我曾經討厭死羊羹了! 
不過,甜膩的羊羹在身體需要快速補給能量的時刻,確實是個好物,就帶著以備不時之需吧。

出發後一直到第一個十公里,我都保持著很不錯的速度,均速大概是9公里左右。這段路程我都跟在一位速度穩定的伯伯後面,加上大多是平路,我感覺自己的狀態非常好,這時的我簡直有滿滿的信心可以在五小時左右完賽。

可惜的是,這位速度穩定的伯伯並沒有在每一個補給站做停留,為了我自己的補給和休息,只好放棄他了。接下來10-20公里的路段,我大多是一個人跑,而10公里以及半馬的選手在陸續折返之後,人數減少顯得冷清許多,除了偶爾在折返點會碰到孰悉的臉孔、互相打氣之外,幾乎可以說是非常沉默的跑著。




這是在快接近21公里折返點時遇上小超,他和這一場跑完後便完成百馬的朋友一塊跑著。

至此,我已跑完了半程,只剩下一半了。
此刻的我,雖有一點疲累,但感覺自己還能跑,心裡也就不是太擔心。
接下來大約五公里會有一個補給站,由於跑全馬的女生不多,大約40多位左右,所以女性跑友顯得備受矚目,每當我接近補給站時,補給站的志工媽媽們便會大聲的為我加油,有些還會搖著鈴鼓大聲喊著:「美女來了~」熱情的慰問,張羅著要我多吃一點,甚至還有一位媽媽問我要不要吃泡麵,讓我原本疲憊不堪、僵硬的臉部表情頓時舒張開來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離開補給站時,她們還不忘叮嚀著要我為女性爭光,讓我有一種彷彿是民族英雄的錯覺。

賽前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場平路馬,沒想到啊沒想到,中間的路段要經過三段上上下下的山路,跑了25公里左右,我的左膝開始疼痛,遇到爬坡還沒什麼問題,但只要一到下坡就痛得不得了,我的心裡很著急,卻又力不從心,此後的每一公里都變得無比漫長。我看著時間,越來越擔心無法在時限內回到終點。





跑跑停停的我,好不容易撐到30公里,在這最後一個折返點遇到了81歲的老翁。折返之後他一邊吸著power in,一邊和我聊天,路上許多經過的選手都熱情的和他打招呼,為他加油打氣。我後來才知道,這位溫伯伯參加過不少賽事,全馬的成績大多維持在四個半小時到五小時左右。 

他說自己65歲才開始跑步,中間曾經中斷過,到目前為止已經跑了十年。
我心想伯伯年紀這麼 大,還充滿笑容地邁開步伐,在背後望著他腿部的線條和肌肉,知道那些都是一點、一點累積下來的強壯痕跡。也許隨著時間流逝,我們也會失去許多,體力、青 春、夢想的勇氣...,但只要你願意,隨時都可以重新調整節奏,用自己足以前進的速度和呼吸再度出發。 

一起跑了一小段路後,伯伯便很輕盈地往前跑去,而我的速度則越來越慢,我的臉和脖子佈滿了鹽巴,雙腿的痠痛感越來越明顯,我可以感覺到大腿腫脹得硬梆梆的,即使我努力的擺動手臂想帶動雙腿,但腿就是抬不起來,接下來的路段前後都看不到什麼選手,剩下自己一個人,心裡很急,雙腿卻很重。

已經跑了30公里,如果在這裡放棄實在太不甘心了,但還有12公里要跑,怎麼辦?怎麼辦?
我開始走一公里,跑一公里,有時停在路邊把筋拉開。
每一公里都好長、好遠、好想休息啊。 

在繼續跑了一個多小時之後,總算看到40公里的牌子,從出發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個多鐘頭,我算著時間,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在時間內完賽,於是又激勵自己再度跑了起來,我心想:「無論如何,都要跑著進終點哪!」






我在最後一公里的地方,遠遠地就看到左左蹲在路邊等我,他陪我跑最後的一公里,朋友們也早就等在終點前為我歡呼,跑進終點的那一刻,我簡直就想放聲大哭了










工作人員為我戴上完賽獎牌,而左左給了我一個大擁抱。






主辦單位還安排了一個初馬頒獎台,初馬獎牌也很漂亮喔!




最後全體大合照,每個人都跑出了不錯的成績!
中間紅色外套的東哥,就是我們【左衛門】隊之光,是神字輩的人物;最右邊的馬克思,人稱馬帥,未來絕對值得期待;至於最左邊的司機老吉,嘿嘿,實力不容小覷。




大夥回關西老家享用左爸左媽準備的愛心佳餚,心裡和肚子都獲得了滿足。




遠東盃初馬,成功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