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月7日 星期一

【DAISY】 村上春樹與馬拉松;我與單車。

日本知名的小說家村上春樹,在創作<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>時,開始每天長跑。
從剛開始的三公里,經過一年時間之後,可以跑完全程馬拉松,村上說:「這麼做都是為了培養百分之百的集中力。」馬拉松帶給他最重要的意義不是肉體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東西。

村上春樹用跑步來鍛鍊高度的集中力和長久的持續力,這兩個也是他之所以能夠成為傑出的小說家的重要力量。

和熊寶貝第一天一起上班的時候,我不禁在想,熊寶貝與我之間的關係。
當然不會只是因為愛屋及烏這麼單純,雖然,我也曾因此迷戀過魔術方塊,還著迷地練習過幾種解法,不過,我的最愛始終沒有改變,文學和創作終究仍是最能令我感到滿足。

先拿魔術方塊來說,它吸引我的不是多變的解法和完成後的成就感,方塊有趣的地方是從中領略到「所有的複雜都從最簡單的組合開始」,這個想法才真正讓我感覺興奮。所有的一切都是這樣的,一旦看穿了,就簡單了。然後,我把這個概念放在生活中、工作上,奇妙的,很多事情慢慢變得比較容易,只要你願意去瞭解。

接下來半年左右的時間,老左開始迷上單車,我也跟隨他的腳步到處踩踏。

一開始的風景挺迷人,新鮮感逐漸消失之後,風景是風景,單車是單車,太疲累的你恨死單車,眼裡看不見風景。老左告訴我:「等妳的體力提升,自然就可以自在地欣賞風景。」我其實很不以為然,何必提升體力,坐在冷氣車裡頭不是挺優雅舒適?

花東行的時候,我體驗了「撞牆期」和「第二陣風」的滋味。
現在回想起來,倒有點懷念。「撞牆期」的痛苦和「第二陣風」的爽快,現在都不容易再經歷,因為技巧熟練了、腳力和體能也大大升級,如同成熟後的生命,減少的是大哭大笑的激情,增加的是面露微笑的沉穩與從容。這麼說起來的話,在創作的過程中,偶爾也會經歷匱乏的「撞牆期」和文思泉湧的「第二陣風」呢。能夠享受激情固然不錯,不過,或許老左說得對,想要看得更遠,總得先爬高才行,能力提升以後,自然處處是風景。

噢,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,也讓我想起<巧克力重擊>這部電影裡頭的橋段 -
武藝精湛的巧克力打著太極拳,金剛看著牆上反映的影子學著巧克力的動作,緩慢地移動著。幾天之後,巧克力受不了大吼一聲:「幹嘛一直跟著我?」
「我想跟你學Hip-pop。」金剛說。
「我沒有在跳Hip-pop啊。」巧克力回答。
「可是裡面就有Hip-pop的意思。」
「Hip-pop的什麼意思?」
「...」金剛無言以對。
巧克力吸了口氣接著說:「好,你告訴我,這一個月來你學到什麼?」
「呼吸。」金剛說。
然後,巧克力笑了。

對,就是呼吸,在所有的運動中調整呼吸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如果不能學會呼吸的平衡,就很難長久下去。

我還沒找到熊寶貝之於我的意義是什麼,但是,我想現在最重要的是得先忘記挑戰、忘記汗水、忘記陽光,專心地吸氣~吐氣~

也許,有一天我可以成為台灣的“春上村花”。

3 則留言:

左衛門 提到...

村上春樹 春上村樹 傻傻分不清楚~

騎車是個自虐的運動。爬陡坡會有一種快要上天堂的感覺,而等到攀爬到了頂點,就好像獲得重生了一般。很過癮。 ^__^

AAbob5 提到...

村花你好:
應該是HIP-HOP;HIP-POP非也!
左哥常去我那看文章反倒是我不常
來這邊留言,真是慚愧。

Beautiful Freak 提到...

哈哈,都怪左衛門啦,錯字都沒有檢查到喔...